您的位置  裝飾裝修  軟裝搭配

32歲守寡將6子女撫養成人,老四家住16年,其余兒子卻索要保姆費

已經86歲高壽的楊念慈老人,于32歲時守寡。為了一女五子撫養成人,她終身沒有再嫁。丈夫去世時,楊念慈老人的大女兒12歲,大兒子9歲,而小兒子只有一歲。幾十年來,她獨自將孩子撫養長大。回想帶大6個孩子的艱辛,老人眼中溢滿了淚水。

一手帶大6個孩子,現如今卻只有老四愿意照顧自己。而大兒子和二兒子都有一年沒來看望自己了。現在,為了老人的贍養問題,兄弟間反目成仇,已經鬧得不可開交。看到兒子們的表現,楊念慈老人傷心不已。老人衣食無憂,并沒有太大的奢望,只希望一家人能和睦團結。

然而,這看似簡單的愿望,卻是鏡花水月,無法實現。而更讓楊念慈老人傷心的是,在她跟四兒子生活了十六年后,大兒子和二兒子竟然提出讓老母親搬回她名下的房子獨自居住,由幾個兒子輪流照顧。

對于母親的困境,孝順的老四劉斌也是無能為力。他希望和哥哥們和好,希望一家人能恢復到昔日的和睦,奈何哥哥們卻不愿意坐下來與他協商。看到母親因此哭泣,他也只能陪著母親一起哭泣。除了傷心,他還有說不盡的委屈。

兄弟之間的矛盾始于一年多前,起因為母親名下一套價值不到40萬的房產。楊念慈老人一女五子,大女兒外嫁,三兒子做了上門女婿,小兒子后因車禍去世。2003年,劉家老房征收,除大女兒和三兒子外,其余幾個兒子都分得了一棟房子。

分得房產后,幾個兒子相繼搬離了原來的老宅,獨留已經70歲高齡的母親孤苦無依。而平時一貫孝順的老四看到母親的境況,就把母親接到了自己家中。這一住就是16年。

2003年到2013年的十年間,其余幾個哥哥都沒有給過母親的贍養費,但老四夫妻并沒有說過什么。2013年后,也就是楊念慈老人滿了80歲后,幾兄弟才開始支付老人的贍養費,但風言風語也隨之而來。

老四夫妻經常聽到鄰居們說,幾個哥哥都說老人是在他們家做保姆的,他們應該支付老人的保姆費。照顧老人十幾年,不但沒有得到其余兄弟的認同,反而被誤解為利用了老人的勞動力。這讓老四夫妻很是氣憤。

而這種想法也確實從老人的大兒子和二兒子口中得到了證實。原來,他們都認為老四接母親回家居住,而母親當時年輕力強,幫著老四家做了很多事情。

聽到大哥和二哥的這種說法,老四夫妻氣憤地提出了索要十萬贍養費的要求。而正是這一要求將一家人的關系推向了矛盾的邊緣。

劉斌帶著記者找到了大哥劉一強,但看到媒體的界入,劉一強很不開心,并迅速地開著電單車離開了。

第二天,記者在樓下見到了劉斌的大嫂李芬芳。但她卻說她不是這家的人,她姓李。當記者指出她也是這家的媳婦時,她才把矛頭指向了劉斌夫婦。她說事情搞成這樣,全怪劉斌自己。而劉斌的這位大嫂,以前是五弟的妻子,但在五弟去世后,便與大哥劉一強生活在了一起。

李芬芳坦言,婆婆對自己的好,她一直銘記于心。所以,她對婆婆也很好,一家人關系也一直都很好。事情之所以會變成這樣,全是劉斌一家在挑事。而這個挑事的人,正是劉斌的妻子嚴靜。

李芬芳甚至說,老人在老四家做牛做馬十年,老四夫妻有所回報是應該的,怎么能索要贍養費呢?而且當時接過去時不要,現在才來要,這合理嗎?她幾次質問記者:“你說這合理嗎?”

原來,索要十萬元贍養費的要求是嚴靜提出的。說到這十萬元,劉斌也十分窩火。他說,那只不過是他們的無奈之舉。每個人都覺他們夫妻得了便宜還賣乖,卻沒有人能理解這16年來他們照顧母親的辛苦。在這種情況下,他們才提出了十萬元贍養費的要求。

為了解決母親的贍養問題,兄弟幾人于一年多前就母親的房產簽訂了一份書面協議。在這份協議中,劉斌以30萬元的價格買下了母親名下的房產,而這30萬元存于母親名下,由母親自由支配。

而實際上,這套房子市價約為40萬。劉家兄弟默許了用這種方式來補償劉斌獨自照顧母親的辛苦。協議簽訂后,原本以為一家人可以恢復平靜。然而,因為劉斌的一個舉動,一家人的關系再次惡化。

在簽訂房屋賣買合同的第二天,劉斌就以38.5萬元的價格將房子賣掉了。提及此事,大哥和二哥反復強調:“有這么快的嗎?24小時就賺8萬!”

為了表示他們對劉斌這種做法的不滿,劉一強的兒子立馬用膠水將老人那套房子封死了。房子被封后,劉斌不想一家人傷了和氣,就將房子收回了,并沒有再出售。至此,這套房子已經空了一年,而劉家兄弟間的關系卻沒有得到緩和。

讓劉斌不能理解的是,當時本已是協商妥當,而他也沒有違約行為,而如今自己已經做出讓步,為何哥哥們還是不愿意看望母親呢?甚至隔空喊話讓母親獨居此屋,大家輪流照顧。

劉斌說,他唯一做錯的地方,就是把房子賣得太快了。而他這種速度,讓哥哥們懷疑他早就找好了買家,如此急切催母親過戶,就是為了從中得利。從此,他與哥哥們如仇人一般。

那么,在這十六年間,究竟是老人在老四家做保姆,還是晚輩照顧了老人呢?

隨后,記者來到了劉斌家。嚴靜是個愛干靜的人,她不但把家里收拾得干干靜靜,她也把婆婆的房間收拾得干干靜靜。老人雖然已有86歲,卻看不出蒼老的痕跡,衣著光鮮亮麗。嚴靜說,老人身體并不是太好,有喘氣問題,所以床邊放了吸養機。在老人的房間里,還鋪了張小床。有時候,夫妻二人會輪流值夜,以方便照顧母親。

老四劉斌從小就與母親親近,成家立業后,即便是深夜下班,只要是母親房中亮著燈,他都會前去打個招呼再回家。

2003年,劉家搞征收,兒子們都分了新房陸續搬走,獨剩下老人孤苦無依。當時,只有老四主動將母親接到了自己家中,這一住就是十六年。

這些年來,母親只依賴老四,也只愿意居住在老四家中。老人只想老年安穩,可沒想到,自己名下那套房子,還是起了紛爭。

老人為了感謝老四對自己的照顧,想著這套房子便宜賣給他,也是一種補償,可這樣的做法卻讓其他兒子頗有怨言,連來看自己一眼都不肯了。

老人說,十年來,其他兒子都沒有出贍養費,所以她想補貼老四也是合情合理的。其他兒子也總說她幫老四做了事,但老人說,自己能動,就要動一下,她又不是個懶人。

對于房產一事,老人有自己的打算。她說她在老四家吃住不愁,兒媳嚴靜也從不給自己臉色看,相反卻十分孝順。所以,她想把自己那套房子賣了,而賣房所得的錢,她想給誰就給誰。

當老人說到要賣房子,大兒子第一個跳出來反對。他說不準賣,80多歲的人還能管得了錢嗎?母親這種做法,明顯是偏袒老四。如果真要賣,那就一個管賬,一個管錢,相互有個制衡。

劉一強這樣的說法,明顯是擔心母親的財產落于弟弟劉斌一人之手。當有人質疑他也是為了母親的財產時,他說既然都是娘的孩子,為什么只有老四能賺這個錢?可是,為什么都是娘的孩子,母親為何只在老四在居住?

這時,劉家老三聞訊趕了回來。這些年,因為母親的贍養問題,他已與二哥幾年沒有講話了。他說有時候他想給母親一點贍養費,而大哥和二哥卻懷疑他是回來分財產的。他說只要生活過得下去,他從來沒有想過要回來爭財產,而只愿母親能過得好。

隨后,記者也打通了劉家大姐的電話。老大表示,母親住在老四家她最放心,但兄弟間的經濟糾紛她不參與。最終,記者希望幾兄弟能坐下來好好協商老人的贍養問題。但是,在調解當天,大哥劉一強并沒有出現,他說他委托老二全全處理此事。

在調解中,老二提出了贍養母親的方法,堅持如果要賣母親的房子,就要做賬,所有費用開支,都得有個明細。對此,劉斌與妻子嚴靜沒有表示反對。嚴靜說,就算讓婆婆的房子一直空著,她也愿意贍養老人;就算老人活到一百歲,兄弟們不出贍養費,生病時不出醫療費,她也愿意贍養老人。

何為真孝,何為假孝?一目了然。16年不是一個數字,那是實實在在的日子。16年足以見證一個人的真心,也足以看出一個人的假意。40萬的房產,對于坐擁一棟房產的劉家幾兄弟來說,分到頭上的不過是九牛一毛。點點錢財斤斤計較,卻仍大言不慚,忘卻那是母親的私產,而并非他們口中的肥肉。最可笑的是劉一強的大兒子在采訪中的蠻橫表現。奶奶的房子,跟他有毛錢關系,他哪來的資格說話?

楊念慈老人話不多,神清氣爽,祝她老人家長命百歲。

免責聲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聯網,并不代表本站觀點,本站不對其真實合法性負責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,請告知,本站將立刻處理。聯系QQ:1640731186
友薦云推薦
熱網推薦更多>>
平码4中4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