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  建筑材料  涂料壁紙

李豪逸——“盛名”之下的少年,總在悄無聲息中讓人“驚心動魄”!

一位“來無影,去無蹤”的少年

有著不愛爭鋒的前進法則

卻常在悄無聲息中讓人“驚心動魄”

這位少年便是李豪逸

李豪逸生于1999年,是杭州少年文學院院士,第八屆冰心作文獎一等獎獲得者,17歲便出版了個人散文集《當我站在時間之后》,今年又出版了其在國外期間的個人隨筆《村間世外》,并獲得茅盾文學獎得主王旭烽傾情推薦。王旭烽說:李豪逸顯然是有語言天分的,甚至在我看來還有著語言坐標,他的文字建立在白話文基礎上,但又透著民國時期的風格,書卷氣重,講究語句的創新,便有了一份別致的趣味,讓想起林語堂、梁實秋、梁遇春那類的作家。

著名小說家、編劇麥家評價他:“你已經是個小作家,要立志當個大作家。

2017年,李豪逸一篇高考作文《書生》爆紅網絡,被稱為“高考滿分作文”。其實,更早的時候——2013年,還是建蘭中學初三學生的李豪逸,就已經在《城報》發表了一首《百字令·白蛇》,其時年僅14歲,其文學才華初露端倪。今年7月,杭州夢想小鎮未來科技城會議中心。這位少年的演講撼動全場。他演講的主題是——“立身文化,行走于世”。其后,演講視頻在網絡爆紅。

目前李豪逸在美國格林內爾學院攻讀西方古典研究課程。

立身文化,行走于世

李豪逸在夢想小鎮的7月演講結束后

又匆匆返美求學

城報記者跨洋追蹤,與其對話

Q

請問你是哪一年出生?現在哪里求學?你是一種什么樣的性格?

李豪逸(以下簡稱“李”):我是99年出生的,現就讀于美國格林內爾學院,西方古典研究專業。性格的話,我自認為是個比較懶散隨性的人,除了對自己感興趣的事情會全身心投入付出百分百努力之外,其余的很多都興致缺缺,甚至敷衍了事哈哈。

Q

總覺得你的時間不夠用,同時,又覺得你的時間總比別人寬裕。怎么做到的?你的時間是如何分配的?

李:說時間不夠用,大概是因為要學的東西的確挺多的,課業也難,不過學校里其他同學也都是這樣,沒什么特殊的。我花在興趣愛好上的時間也多,平常看看書填填詞什么的,也喜歡玩玩游戲。若說時間比別人寬裕,大概是我懂得在能偷懶的事情上偷懶,為想做的事情留出時間。

Q

你每天都閱讀嗎?你一年的閱讀量大概在多少?一般更多地閱讀哪一類書籍?據說你的閱讀速度非常快,可以具體描述一下嗎?

李:閱讀的話,小時候喜歡抱著紙質的書讀,到現在還保留著對于紙質書籍的鐘愛,在乘坐飛機火車時也喜歡拿上一本。可近來網絡世界的發展使得許多豐富的信息零散地出現在了網上,我的閱讀也便經常變得碎片化。現在是很難用具體的“多少本書”來統計閱讀量的。除去專業課要求讀的書籍,我平常常看一些古典文學類的書,最近在讀的是唐圭璋老師的《詞學勝境》,算是為自己的創作取取經。

Q

從你的中學時代開始,就非常熱愛中國傳統文化;從這次演講中又可以感受到,你同時對西方文化的理解也非常深入。你是如何看待東西方文化的關系的?

李:我能同時感受到東西方古文明的輝煌。在我的理解中,當時的世界是沒有如今這種明確的“東西之分”的。當年東西方的接觸,還沒有密切到足以讓二者之間產生隔墻分界的地步。偶爾有所接觸,也只是商業貿易,互通有無。東西方在當時便如兩顆顏色不一樣的寶石,同樣奪目璀璨,彼此之間卻沒什么關系。但正是這彼此之間幾近毫無關系的兩顆寶石,卻有著驚人的相似之處。比如對榮耀、對功名的推崇,也比如對英雄、對名將的歌頌,還比如對美人、對良人的追求,更比如歷史中不可避免的背叛與忠誠、屠戮與寬恕……文化,首先是人的文化,然后才有東西方的分別。而人,都有人性,人性是共通的。幾乎每一件在其中一方發生的事情,都能在另一方找到相似的影子。這不是因為一方受到了另一方的影響,而是因為雙方有著相同的內核。

Q

發現你身上有一種獨立精神和獨立思想,知道你一直在很多領域進行探索。而像你這個年齡的孩子很多都在忙于玩樂。你怎么看待自己的這種生活、生命狀態?

李:我也是忙于玩樂的孩子們之一,只是偶然間得了許多的機會,有了展現的平臺。我一直很贊同那句“人生貴得適意爾”,只要自己覺得活得舒服,那便這么活著,隨性、率性就好。

Q

你的演講《行走之前需立身》非常精彩,臺風也非常激情而沉穩,你用了多少時間準備這場演講?對這個命題思考了多久?

李:主辦方是在6月初的時候和我聯系商定主題的,那時我正在希臘游學。他們有個大的題目,是“行走”,而我的演講是下面細分的。說來慚愧,定下這個命題,我思考的時間大概是…十分鐘。差不多算是靈光一閃,便決定了下來,倒是后面與主辦方溝通花的時間要更多一些。準備的話,起步挺早,但認認真真投入進去的時間著實不多,也就六七天的樣子。

Q

在你“著名”的高考滿分作文《書生》中,對于上蒼賜人以三書很有見解,現在你對這三書有什么新的認識?你覺得人生中最值得看重的是什么?你的生命觀和價值觀是什么?

李:我個人對那題干其實是持否定態度的。若是一定要用這三書來談,我覺得人生只要留一本所謂心靈之書便可。對一個人而言,或者說對我而言,親情、愛情、友情……這些情感類的才是重要的,能感到快樂,感到滿足,感到幸福,那人生便圓滿了。若需要物質上的富足,也只是因為物質能為精神帶來愉悅,而不是需要物質本身。若需要功成名就,也是因為功成名就能讓精神感到滿足。人生嘛,先估算足夠填滿精神需求所需要的物質的多少,接著朝著這個估計的值努力便是。若這個值很高,沒有閑暇,那便沒有閑暇,反正是自找的。若這個值不高,那便輕輕松松及時行樂,也沒什么不好。

Q

你是許多孩子和孩子家長心中的神話。對于家教和孩子自我成長這個話題,你能談談自己的經歷和感受嗎?

李:神話什么的,實在不敢當。家里人小時候可能還會管管我學習,越長大就越把選擇權交到我自己的手上,只是時不時提出建議,然后支持。好似一條船,我自己掌舵,家人提供動力。家庭教育的話,我覺得溝通是很重要的。我一直覺得爸媽尊重我的想法,他們也覺得我能聽進他們的意見,這就很好。意見一致自不用說,不一致便看誰能說服誰。一家人,到底是誰做的決定,本來就不重要。

行走之前需立身(節選)

李豪逸

在行走之前,要以知識立身。知識對于這抽象的行走與立身而言,便是之前所說的強健的腿腳。正如我在希臘的一間咖啡屋里所看到標語一樣:“我們要成為一名旅行者,而不是一名游客。”在旅行前,我們要以知識充實自己,了解當地的風土人情,從而避免成為走馬觀花的游客。

用知識站穩了身子,下一步便是問問自己:我該怎么走?人生的行走,需以文化立身。

眾所周知,雅典是一座歷史悠久的古城,城中有許多的歷史遺跡。而其中最負盛名的,便是雅典衛城了。那些由泛黃的大理石所筑成的神廟,便坐落在雅典城中最高的山峰上。作為希臘的首都,整個雅典沒有任何一棟高樓可以高出衛城。走在雅典的大街小巷里,攀爬到身旁任何一座建筑的樓頂,你一抬頭都能看見衛城。我問過雅典許多出租車司機一個問題:若要挑選一個地點代表整個雅典,你會選哪里?無一例外的,他們都告訴我說,是Acropolis,也就是衛城。但當我問他們平日會不會登上衛城時,得到的卻都是否定的回答。一位六十七歲的司機師傅告訴我說,他這輩子六十七年,也不過登上衛城三次。而我出于研究的目的,這一個月里便爬上去四五次了。

我想,雅典衛城的存在,大約與我們平日所談的“文化”是一樣的。它是構成一個人自我認知的事物。吃飯用筷子,稱呼母親的父親為外公……這些細細碎碎的事兒構成了中國的文化。但它們被隱沒在日常的瑣碎中,不會如各種節日一般被清楚地認知為是“文化”的一部分。衛城有所不同,卻又相似。雅典人民不會在節假日特意登上去,但他們都覺得,自己對衛城是熟悉的,再熟悉不過了。他們早就習慣了這抬頭可見衛城的日子。但是,除非有一日把雅典衛城整個移走了,就如抽走了你吃飯的筷子一般,沒有雅典人會意識到,自己其實對于衛城一無所知。而在我們出去行走之前,也少有人會意識到,自己其實對自己的文化一無所知,而這恰是一種非常危險的境地。

在行走前需先立身于文化,因為文化就如同長夜中的燈塔,能照亮我們來時的路。

(演講全文約4300字,時間15分鐘)

城報記者 瞿剛

免責聲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聯網,并不代表本站觀點,本站不對其真實合法性負責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,請告知,本站將立刻處理。聯系QQ:1640731186
友薦云推薦
熱網推薦更多>>
平码4中4网址